第一卷:王妃恨  暗濤洶涌

章節字數:3535  更新時間:12-09-22 19:2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若冰“哼”了一聲:“是啊,你這里床又大又軟,美酒佳肴紅顏如玉,真真舒服,改天定帶阿姐來見識見識。”

    柳七干笑:“我這不是為了卿卿你嘛,否則這等煙花之地,我怎么可能進來。”

    “是——嗎?”

    柳七連連點頭,然后獻寶似地把幾個熱乎乎的油紙包推到她跟前:“你看你看,天香樓的乳鴿,靈椒巷的蝦包兒,知道你裝睡辛苦,我專門去買的。”

    若冰撇撇嘴:“你又知道。”

    “那是。你這人雖然酒量不好酒品也差,但來得快去得也快,往常醉個半死,一覺醒來也跟沒事人似的,偏這回躺了三天,自然有鬼。——怎么,圍場里有洪水猛獸?”

    “洪水猛獸沒有,狐貍倒是有兩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我還不想不明不白死在那里。惹不起,總躲得起。”

    云相深藏不漏,皇帝老奸巨猾,兩個人,每一個都話中有話,綿里藏針。所以那晚,她選擇了放縱。而幸好,君凌逸對她知之甚少,所持有的好奇也僅在起步階段,否則,以他的道行,她怕是要得不償失。

    “小三兒,此次相府之行可找著美人?”

    “噗——咳咳。”

    柳七噴了自個兒一身茶水,肇事者卻一改方才的愁眉苦臉,笑得沒心沒肺。真是遇人不淑,交友不慎。當初年少輕狂,諸事率性而為,聽聞二美之名,自然耐不住想要一探究竟。誰想,一失足成千古恨。

    “聽說云家小子資質平平,兩個孫女卻是如花美眷,這還沒及笄,說媒套近乎的就快踩破了門檻兒,就連懷王都蠢蠢欲動。”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么,更何況人家姓云。說白了,這就是兩塊肥肉,你那夫君怕是也存著這心思吧?”

    若冰白了他一眼:“你能不能不要這么直白。”

    柳七“嘿嘿”一笑:“忠言逆耳。不過,適齡皇親貴胄也不少,云慎遠沒道理讓他的孫女做小,除非,是皇帝的女人。——卿卿,你也知道,這太子遲早是要廢的。鬧不好,有心急的這回就動上手了呢。”

    柳七本是玩笑,不想卻一語成讖。

    君凌逸是被人抬回府的。羽箭貫穿了右肩胛骨,雖及時做了處理,但情況仍不容樂觀。御醫吩咐靜養一月,且期間要忌口忌水戒驕戒躁。簡而言之,就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內服外用,通通都得注意。

    若冰一一應了,闔府上下也不約而同松了口氣。但隨之而來有個問題,于是,送走御醫,一屋子女人開始大眼瞪小眼,暗暗盤算著自己心里的小九九,但就是沒人支聲。最后還是常玉忍不住,怯怯道了一句:“要不咱們輪吧?”

    沒人反對。主意雖然餿,但還算折中,沒人討得便宜也沒人吃虧。算上若冰一共六個,兩人一組,三日一輪,不長不短剛剛好。

    君凌逸恢復地不錯,傷口已開始結痂,氣色也好了不少。期間太子和懷王各來過一次,只是沒說上幾句話就告辭了,倒是宸王常來小坐。其余時候,他便一個人看看書曬曬太陽,倒似個閑散王爺。

    這日用過午膳,君凌逸興致忽起便喚了淑寧下棋,若冰則百無聊賴在一旁觀戰。說是觀戰,其實無趣的很,因為局勢根本就是一面倒,而且是在某人放水的前提下。

    君凌逸大約也覺得沒意思,兩局過后便不再繼續,只兀自抓著盤面上的棋子把玩。過了一會兒,他看向若冰道:“這個你會吧?——收拾一下,咱們來。”

    若冰顯然有些意外,這幾日君凌逸雖不再對她拔劍弩張,但如此心平氣和還是頭一回。依言坐下,君凌逸示意她先行,且和淑寧一樣讓了她三子。

    第一局,若冰贏了一子半。

    第二局,若冰輸了半子。

    第三局,若冰剛要落子,便被君凌逸阻住:“猜子,咱們下互先。”

    若冰沒有異議,怎樣下她無所謂,反正輸贏于她并無影響。

    猜子的結果,是君凌逸執黑先行。出乎意料,他的開場竟是“三三,星,天元”。這種布局新且險,尤其是“三三”落子,是被人稱為“鬼門”的走法。若冰尚未從震驚中恢復過來,又聽得君凌逸道:“這樣下沒意思,不如我們加點賭注,輸的人應承贏的人一個要求,如何?”

    雖是商量的口氣,卻絲毫不留轉圜的余地。他看向她的眼睛,全然不見剛才的慵懶和淡漠。那一手天元,仿佛一柄利劍,直插入戰場中央。——不能退,便只能進。

    這一局前所未有的辛苦,不同于皇帝的深藏不漏老謀深算,不同于宸王的穩扎穩打步步為營。君凌逸的棋風,攻的是勇猛無畏,截的是干凈漂亮,帶著一股子犀利與狠辣,直殺得若冰潰不成軍。于是,才至中盤,她便認了輸,而且輸得一敗涂地。

    “怎么樣,要不要繼續?”君凌逸戲謔道。

    若冰很想點頭,無奈技不如人,只得悶聲道了句“不用了”。

    君凌逸難得好脾氣地大笑:“識時務,是個聰明的。——今天就到這兒,淑寧。”

    接下來的晚膳若冰食不知味,淑寧也若有所思,三個人,唯有君凌逸神色如常。

    過了會兒,御醫前來診脈。趁著他們說話的工夫,若冰大略看了看君凌逸的用藥記錄,然后再不動聲色地放回去,若無其事踱回原處。

    當日之事,知情人諱莫如深,所以個中因由,她無從知曉,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君凌逸所說的失手誤傷。參加秋狩的大多是王公貴族,雖常習騎射但不至于傷他至此。更怪的是,御醫前后用藥明明不同,記錄上卻始終如一。

    不過,君凌逸不戳破,若冰自然也樂得糊涂。如今,皇帝意態不明,云相隔岸觀火,懷王步步緊逼。懷王是貴妃蘇氏所出,母族殷厚,按本朝“立嫡以長不以賢,立子以貴不以長”的規矩,太子被廢,他上位的可能性最大。兩相比較,君凌逸就遜色許多。因此,在于己不利的狀況下,這極有可能是他將計就計,以退為進之法。

    想著,若冰又不由看了君凌逸一眼。四目相對,他似笑非笑若有所思,她微覺忐忑略顯不安。那種眼神,莫名地讓人有種心底秘密被看穿的無力感。

    過了會兒,淑寧領著太醫出去,婢女也跟著退下。屋里,只剩了他們兩個。突如其來的安靜令若冰很不自在,絞盡腦汁想出的話題在君凌逸愛搭不理的“嗯”“啊”里無疾而終,連帶著她為離開找出的借口也爛在了肚子里。

    百無聊賴,若冰在桌上隨意揀了本書看。這書說的是天羽各地的風俗民情,她本是拿來打發時間,不想后來竟入了迷,回過神來,君凌逸已側身朝里躺下了。

    若冰拿食指戳了戳他的肩膀,確定沒有反應,這才輕手輕腳去取覆在他臉上的簿冊。簿冊里夾著一張半舊的花箋,上面抄著東坡的半闕《蝶戀花》: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工整娟秀的簪花小楷,是秦素桐的筆跡。

    若冰似乎明白了什么。微微一笑,她重新把東西收好,然后和衣在外側躺下。

    是夜,若冰睡得很沉,似乎每次與君凌逸同寢,她都會莫名其妙安下心來。朦朧中,有人輕撫她緊蹙的眉心,以及橫亙了半個后背的可怖疤痕。

    一覺醒來,天已大亮。君凌逸用過早膳,此刻正倚在榻上看書。想到自己鳩占鵲巢,若冰有些不好意思,正琢磨著是不是過去打個招呼,這廂君凌逸已然抬頭沖她揚了揚下巴,道了句“早膳在外間”便又重新把視線落回手中的簿冊。

    見他這般專注,若冰好奇之下不由多瞧了幾眼。女,誡?《女誡》!她的臉黑了又紅,也顧不得穿鞋,張牙舞爪就撲了過去。不過很快,若冰就泄了氣,因為讓君凌逸目不轉睛盯著的正是某年某月某一日,柳七心血來潮在末頁畫的那只烏龜王八。

    伸出去的手觸電般縮了回去。若冰干咳兩聲,逃也似地去喚堇色,然后一動不動由她擺弄。

    “小姐,你看這樣行不行?”堇色看看若冰,再看看君凌逸。前者漫不經心“嗯”了一聲。后者則無甚反應,只是從妝奩里又挑了幾支翠翹釵環出來,道:“一會兒要進宮。”

    “哦。”若冰沒有多問,只是乖順地點了點頭。

    他們去的時候,君宸逸正在稟報西陵筑壩一事。此次江淮泛濫,官府雖及時作了疏導和轉移,但損失依舊慘重。朝廷先后兩次撥款,這才勉強頂了過去。不過,這畢竟不是長遠之法,治標不治本。

    “父皇,大致就是這樣。”

    皇帝點了點頭:“那你就掂量著辦。雖是督工,可也馬虎不得。——唔,凌逸,不如你親自跑一趟。反正是個閑差,那邊的人脈你也熟。不過不急,再過個十天半月不遲,傷還是要養好的。否則這一個傷一個病的,府里還不亂了套了。”

    “是,兒臣知道了。”君凌逸恭聲稱喏。若冰想到那日醉酒事件,不由有些心虛,忙也跟著應了。

    皇帝似是猜到她心思,笑瞇瞇道:“無妨無妨。俗話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朕也是一時興起,圍獵那種事,你便是去了也要悶的。如今,可大好了?”

    若冰道:“謝父皇關心,已經無礙了。”

    皇帝大笑:“那便好。既然如此,索性你就跟著老四一道,散散心,順便也探探親眷。聽說你娘就是西陵人。”

    若冰極其無奈道了聲“是”。斜眼打量君凌逸,見他低眉斂目神色如常,她到了嘴邊的托詞便不自覺咽了回去。

    約摸半個時辰,他們幾個告退出來。君宸逸因故要去東宮,就在倚玉軒與二人分道。

    一路行去,君凌逸默默不語,閉眼假寐。街市的喧囂明明近在咫尺,卻又如隔千里。

    過了會兒,馬車突然停了。

    “爺,前頭兩撥人鬧著呢,咱們是等等還是繞道走?”說話的是秦寶,昔年君凌逸的侍讀。

    “繞過去。”君凌逸頭都不抬。

    若冰顯然也沒什么興趣,只是在擦過人群的時候略略朝里瞥了兩眼。看情形,似是兩邊年輕氣盛的意氣之爭。——忽的,那身量較小的錦衣公子轉過身來,對著她的方向粲然一笑,竟是艷若桃李、皎若云月。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gmcjxzr.cn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带线 米牛网配资 什么叫上证指数和深证成指 福州股票配资_杨方配资 江西快三 福建快三 河南快三 极速快3 雪缘园足彩比分直播足球 期货配资是什么意思 正规的投资理财平台 期货之家门户 犇牛聚财配资 混合过关 山东时时彩 新浪体育cba 义乌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