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王妃恨  采花大盜

章節字數:3545  更新時間:12-09-22 19:17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隨著一陣輕微的窸窣聲,屏風后忽的鉆出一個人來。那人緋衣墨發,面容清俊,勾著桃花眼直對著若冰叫“卿卿”。

    “怎么,阿姐那里又碰了釘子?”

    柳七頓時耷拉了腦袋,極不自然地咳了幾聲。

    若冰笑得更歡。誰能想到,三年前驚鴻一瞥,這大名鼎鼎來無影去無蹤的采花大盜,對柳若雪一見傾心再見傾情。俗話說,一失足成千古恨。為擄美人芳心,柳七是抱著不到黃河心不死的信念,真可謂煞費苦心機關算盡。

    可惜,這世上不是所有付出都能得到回報。

    “小三兒,不如我幫你支幾招?”

    很誠懇的笑容,卻看得柳七心里發毛。

    當年,是誰說“兵者,詭道也”?可憐他數九寒天捧著《孫子兵法》秉燭夜讀,什么苦肉計、空城計、反間計輪番上演,最后除了一記白眼,佳人根本對他視而不見。

    當年,是誰說“烈女怕纏郎”?他念“關關雎鳩,在河之洲”,人家道了一“俗”字;他送錦帕,上繡“橫也絲來豎也絲”,人家丟出一“濫”字。終于,佳人的丫鬟前來開門,在他心花怒放受寵若驚以為苦盡甘來之時,慷慨地潑出一盆洗澡水。

    他狼狽不堪,而給他出主意的某人卻在屋里笑得打跌。

    失敗,真是失敗!

    “喂,你別老小三兒小三兒地叫成不成!”柳七悶聲道。

    若冰自然不依:“咱們仨你是老幺,叫你小三兒有什么不對。——要不,按你家的排行,叫你小七也行。”

    小七,小氣。

    柳七翻了翻白眼。多次抗議無效,他算是徹底認命,誰叫他比她小,雖然只差幾天而已。所以,事實證明,人不可貌相,尤其是像她這樣看似無害的女人。

    “真懷疑你把剛才的火氣都撒到我頭上了。——哎,小卿卿,這凌王雖不比我俊,但也馬馬虎虎,莫非是有什么隱疾?”柳七兩眼放光,露出極古怪的笑意。

    若冰被他天馬行空的想象驚到,一口茶卡在氣管里,登時咳得臉都紅了。“人家兒子都三四歲了,難不成是從石頭縫里蹦出來的?!”

    柳七若有所思地點頭:“倒也是。——可這就怪了。據我所知,皇帝對凌王還不錯,怎么忍心讓一朵鮮花插在……呃,那個什么上。”

    柳七毫不避諱,并沒覺得此話有何不妥。從最初的小心翼翼到而今的習以為常,三年來,他從未見過這個女子因此露出任何哀傷與自憐。不過這次,若冰沒有笑,只是輕輕地“嗯”了一聲。

    “卿卿,皇帝有沒有見過你?”

    若冰搖頭。

    “那云相呢?”

    若冰想了想,還是搖頭。

    柳七的表情突然變得凝重:“卿卿,這事兒不簡單。”

    “凌王文武雙全,阿姐才名在外又待字閨中,可圣旨上白紙黑字寫明是我,就連云相也極力促成此事,偏偏兩家還沒有私交。——小三兒,這些我都知道。”

    柳七沉默,良久方才苦笑:“只要你想走,沒人攔得住你。——卿卿,你在玩火。”

    火么?她笑了笑,拔下發簪挑去過長的燭芯,然后緩緩握緊。皮肉漸漸生出些許灼痛。那些很久以前似曾相識的亙古哀愁,借由某些特別的場景,潮水般隨波而來。

    “柳七,有些事情,必須做個了結!”

    “所以今天,你唱了這么一出?”柳七恍然大悟,繼而后知后覺地反應過來,“那我在酒里放巴豆你也知道?”

    若冰笑得狡黠。她天生對花香敏感,方才酒宴,她聞到柳府后園獨有的蕙蘭馨香。柳七夜夜登門,自然而然便沾了那味兒。至于淑寧酒里的巴豆,她倒真是不知。只便宜了芷蘅院那位,因禍得福,若喜脈是真,怕是日后有的心煩。

    “那接下來,你打算怎么做?”

    “將計就計。所以,我需要君凌逸對我的興趣,因為只有這樣,我才有資格成為他的棋子。——小三兒,日后你可千萬多擔待。”若冰鄭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柳七習慣性地點頭,略一咀嚼便發現不對。“喂,我什么時候說要幫你?!”他咬牙切齒地嚷嚷,這稍一大意,就險些被她繞進去了。

    若冰笑意更深:“迷香是你給的,巴豆是你下的,就連那雞還是你宰的。我招他三回,回回都有你份。小三兒,你早就上了賊船,現在才想著跑,告訴你,遲了!”

    柳七欲哭無淚,半晌方擠出四個字來:“卿卿,你狠!”

    最后的最后,他是懷著幽怨的眼神走的。臨走時那一瞥,大有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悲壯。

    那晚,若冰睡得極不安穩。

    夢里,她又回到了多年前陽光明媚的午后。她趴在寬大的書桌上打盹,然后一覺醒來,滿目滔天的火光毒蛇一般纏上她的手足。喧鬧的人聲,雜沓的腳步,渺遠而空洞地漂浮在世界的彼端。她出不去,他們進不來。

    睡睡醒醒,梳洗已是巳時。看著鏡中女子略微浮腫的眼睛,若冰自嘲地搖了搖頭。

    “王妃昨日歇得不好?”

    君凌逸瞇著眼睛倚在門邊,暗青色的朝服,背后是斑駁的樹影,細碎的陽光漏了幾絲在他肩頭,襯得他的笑容極不真實。

    他是個很耐看的人。相比柳七,君凌逸的眉目多了幾分剛硬與淡漠。

    無事不登三寶殿。若冰起身揖了一禮,然后等他開口。

    君凌逸本想說淑寧有孕之事,見她這般忽然又沒了興致,只是扯了幾句無關緊要的話。

    他承認,她有一雙極美麗的眼睛,即便是生在那張令人印象深刻的臉上,也絲毫無損它的光芒,平靜的,從容的,甚至帶著些許銳利與挑釁。不可否認,那一瞬四目相對,他除了驚訝,更多的卻是興奮。曾經生命里微不足道的東西忽然顛覆,這是一種相當奇妙的感覺。或許,他該好好看看他的王妃。

    君凌逸很快離開,一如他的出現,令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不過,這個疑問并沒有持續太久。

    時近傍晚,管家遣人來催,說是凌王與淑側妃已在馬車候著了,還請她動作利落些,別誤了進宮的時辰。

    堇色的臉當即黑了:“小姐,他,他怎么這樣?!”

    若冰的臉色也不好看。原來這就是他剛才的來意,雖不知君凌逸為何改變主意,但若是就此想看她的笑話,恐怕要令他失望了。

    “堇色,咱可千萬‘仔細’了打扮,替王爺掙些臉面!”

    若冰故意磨磨蹭蹭,在來人三催四請之后,這才不緊不慢地向外走去,然后趁著君凌逸發火之前,假意誠惶誠恐道:“爺恕罪,妾頭回進宮,穿戴難免上心了些,想著莫忘人笑話了去。這不,才用了午膳,妾就開始拾掇。”

    見她睜著眼睛說瞎話,偏他又不能反駁,君凌逸大有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原先選了縷金百蝶穿花那件,首飾都配好了。可堇色那丫頭一瞧,硬說不好不好,這不,臨出門又給換回來了。”說到這兒,若冰故意扯著衣袖看了又看,整了又整,時不時說些有的沒的,末了還不放心地問,“妹妹,你瞧我這身合適么,可有哪里不好?”

    淑寧見她小心翼翼戰戰兢兢的模樣,不由憋笑,抿著嘴連連道“這樣就好”。

    約摸半個時辰,馬車到了宮門。三人很有默契地緘口。

    透過簾子,若冰看見花團錦簇中鱗次櫛比的殿宇回廊,檐牙高啄,甬道綿長。富麗堂皇的顏色,卻沒來由叫她覺得冷。

    這時,一陣馬蹄聲過,她望進男人深沉陰鶩的眼。只一瞬,就馬上錯了開去。他是無心,她是有意。

    到了浮翠園,內侍引他們入席。

    這是為懷王和五皇子辦的洗塵宴,人不多,只有少數要員和皇親內眷。但無一例外,若冰受到了人們的注目禮。

    “四弟,淑寧。——哦,這位便是弟妹吧?”

    略顯戲謔的聲音。

    若冰回頭一看,卻是剛才擦肩而過的男人。

    聽稱謂,該是懷王。

    她不動聲色,只是以探詢的眼光看向君凌逸。

    “三皇兄。”

    若冰跟著叫了。

    懷王一笑:“四弟也真是,老把弟妹藏在家里,害我鬧了這么個笑話。——弟妹初次進宮,回頭叫四弟帶你走走,‘清輝亭’的景致可是不錯。”

    君凌逸臉色微變。淑寧也頗為尷尬,暗暗扯著他的袖子叫了聲“表哥”。

    懷王似是無所覺,直到秦素桐出現,這才略微有些收斂。

    “三哥,四哥。”君宸逸尾隨而至,對眾人一一見禮。

    氣氛忽然變得尷尬。

    秦素桐想打圓場,卻聽不遠處傳來皇帝清道的鞭響。

    若冰隨眾人跪了,因為低著頭,所以只看見一角明黃緩緩而過。

    皇帝走上御座,示意眾卿平身。

    一番寒暄,有人開始將話題引至今天筵席的主角。什么懷王銳敏通達,五皇子仁心仁德,陛下英明神武,聽得皇帝眉開眼笑。

    “此次水患,三弟和五弟確是功不可沒。”

    說話是當朝太子。九毓冕,紫公服,通犀金玉帶,因在病中,說話時嗓音略顯喑啞,面容清減不少。

    皇帝“唔”了一聲:“老五好辦。按規矩該是行了冠禮再行敕封,如此,早些給你也無妨。——老五哪,你自個兒想想,要個什么字好?”

    話音剛落,便引來一片驚詫之聲。自太祖建國百余年來,得此殊榮者不過兩人:一位是正德朝十四歲為將率軍東征的二皇子允睿,受遺命登基稱帝;一位是顯慶朝以弱冠之齡八斗之才而辯得千鷹諸臣啞口無言的八皇子子昭,期年后入主東宮。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皇帝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倒是幾位當事人面色如常,不郁不喜。

    君宸逸想了想:“回父皇,兒臣覺得‘宸’字甚好。”

    “‘宸者,天地之交宇也’,果然妙哉!”皇帝連連稱許,不過他很快又犯了難,“老五賞完了。這老三,朕還真想不出有什么可給的。”

    懷王忙撩袍跪倒:“為父皇分憂是兒臣分內之職,豈敢要求獎賞。”

    “那不行,賞了老五不賞你,人家該說朕偏心了。”皇帝眉頭一皺計上心來,“自方家那閨女去后,你府中正位也空了近半年,擇日不如撞日,朕就為懷王府擇個女主人如何?”

    “但憑父皇做主。”

    皇帝笑了笑,瞇著眼睛掃了一圈,然后將目光放在若冰身上:“‘城東蘭葉徑,城西李桃園,婆娑郁姿影,清風搖翠環。’——這素桐嫁了老五,不如柳家閨女就指給了你吧?”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gmcjxzr.cn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带线 竞彩篮球大小分 网球比分和淄博 基金配资平台 世界杯足球直播 怎么看足球指数 幸运赛车 股票配资推荐就择卓信宝配资精湛 股票配资门户k连旺润股票配资 山东时时彩 米配资 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生活理财投资排行 中国期货配资公司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多少钱 聚富配资 领航配资